关于冬天的小甜饼

※在学校写的,理科生文笔。
※这两个人还是那么烦╰(*´︶`*)╯。

      黑子哲也是个怕冷的家伙。

      这其实早在我们还未交往时就已经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一-每年冬期降临,都能看见将自己包裹在厚厚衣物中的他,柔软的围巾通常会遮住他半张可爱的脸,留下一对滚圆的可爱蓝眸。他整个人都是浅浅的蓝色,仿佛要和落满雪的背景融为一体。

      交往后他的孩子气的一面日渐暴露在我目前,大把大把的恶作剧掉了一地,就比如在寒冷冬日,趁我不注意从背后将他随着气温一起变得冷冰冰的手掌伸进我的衣服里,  和我的后背来上一个亲密接触一-我开始理解当年被冰棒伺候后气急败坏的青峰的心情了。

      每次被袭击后都想佯装生气地抱怨并反击回去,但当看到他冻红的小脸上明快的笑意时,所有话都条件反射般被我吞进了肚子里,最后我只能用插在口袋里而积攒了热量的手附,上他因扯去手套而暴露在空气中冰冰凉凉的手,  然后感受他用力地回握过来。

      他就这么仗着我对他无可奈何的心情,这份恶劣的恶作剧坚持这么多年还仍未感到腻烦。

      但每次都被这只强大的敌人战胜的不爽都不断沉淀,在今年的冬天似乎到了极限,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就成了气体在我的脑子里不断膨胀,让我感到有点晕眩。

      这大概就是我走进这家精品店的理由了。我满意地找好了借口,提着没装太多的东西向我与他的家里走去。

      「我回来了一一」

      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暖气扑满了全身,让我因为寒冷而略有迟缓的身体颤了颤,  立刻将门关,上将温暖的室内与寒冷的外界阻隔,在将扫去沾雪的大衣挂上衣架时我听到了从书房传来的一声「欢迎回来」,他的声音懒懒的,有些有气无力,我猜想他大概是又卡在了写作的瓶颈期。

      走进书房就能看见哲也穿着家居服窝在电脑前的转椅里,因为空间较大显得暖气并不是很足,他搓了搓手,眼神却依旧粘着电脑的屏幕而并没有分给我一星半 点。

      在察觉到我的靠近时他有些警觉地看了我一一眼--不愧是我的哲也。我并没有停顿继续向他靠近,他推着转椅试图拉大我们不断变小的距离,但很快敌人就被逼到了墙角。我满意地笑了笑,  俯身压上一一

      「……好暖和。」他原本因警惕而绷紧的身体在遇到温暖的瞬间放松了下来,  观察力甚强的哲也很快就发现了我衣服里的古怪,因为埋在我的怀抱里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赤司君就像一块巨大的暖宝宝。」

      当然这并不是全部。

      我手里的雪球已经融化了将近三分之二,不过这并不能减弱触碰到他的脊背时给他带来的惊吓,我感受到他剧烈的挣扎,然后稍稍失衡两个人就一起栽到了 地上。

      抬起头就能看到他气的鼓起的脸,我得意地笑了笑,暗地里比了个有点傻气的「V」,这次的胜利果然还是属于我的。

      不过最后还是赔给了他一个上午的怀抱,有了暖宝宝加成的我被他满意地比作「不耗电的火炉」,而我在他终于肯起来后揉揉自己酸麻的腿,默默地祈祷他能对这份温暖上瘾。

      毕竟可不是任何时候他都能这么粘我的呀。

评论(2)
热度(91)

木子爻

©木子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