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份的小甜饼

※赤司第一人称注意
※他们还是很烦
※理科生文笔

「说你喜欢我,哲也。」

如果我向黑子哲也说出这句话他会有什么反应呢?
这个奇怪的想法在脑中萌芽时我正百无聊赖地反坐在椅子上,偶尔像一个幼稚的儿童晃荡两下,随即椅子脚磕碰地板发出不大不小的响声——我知道这样很幼稚,但在他的面前我也很乐意暴露自己孩子气的一面。

我其实也并非无事可做,学生会和篮球部的文件还累积在我的办公桌上,只是他能整日留宿在我家中的休息日太过难得,我并不想错过与对方窝在一起温存的时光,但是对方似乎完全不领我的情。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家伙——穿着和我同款的家居服的黑子哲也像一只巨大的蓝色土豆窝在客厅的柔软沙发上,怀抱着一只红色的小鸡抱枕自顾自读着手里的书,丝毫不在意我故意制造出的可以称为噪音的响声。

他从来都是这样的,虽然是恋人,但对我几乎是可恶的冷淡,不会有过多的要求,也几乎不会向我撒娇,但我又偏偏只拿他没辙。我总是会怀念初期稍微一逗弄就脸色通红的哲也,而相比起来面前这个仿佛像是一只冷冻鱼。

他一定是知道我的不满的,但他不知道是怀着怎样恶劣的心思丝毫不肯改变,像是在等着我像他开口,我也并不想在这种事上弱于对方,于是就这么僵持着——
然而我的不满已经接近瓶口将要溢出了。

我不会去怀疑他对我的感情,但我也渴望与他恋爱而不是这种老年人的相处方式,说起来,除去在床底上欢愉的时间,他似乎也极少次向我表达过「喜欢」这类的心情。

那句话已经溢到喉咙口了,脱口而出时我飞速运转的大脑立刻脑补出了我最期待的情景:哲也一定会瞬间面色通红,说不定会拿书遮住自己的下半张可爱的脸,他大概不会拒绝自己,而我想要的那句「喜欢」一定是轻柔的,细微的,伴随着哲也飘忽游移的眼神——

「我喜欢你。」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甚至没有移开纸页,停顿一两秒后,大概是阅读完了那页可恶的,文章后,他才抬头看向我,用我最喜欢的那双透明蓝色的眼瞳直直地迎上我的视线,他又开口了,声音染上了更多的笑意:「我喜欢你,赤司君。」

「说千遍万遍都不够,但是会一直说下去,说到声音沙哑,牙齿掉光,甚至有陨石砸向我们——」

「因为我最喜欢唔——」

早在他说出第一句时我就开始抑制不住狂跳的心脏,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有点晕眩,但也并不妨碍我大步跨过茶几等麻烦的东西走向他,然后以吻封住快要让我心脏坏掉的那张嘴。

还未结束时我悄悄睁开眼睛想看他的表情,却对上了一双陷入情欲的眼睛,他蓝色的眼里倒映着属于我的赤红,和他脸上浮现的颜色近乎一致、我仍未平复的心跳陡然又加快了几个步调。

这个热情的吻结束后我看见他被吻到迷离的双瞳里溢满了笑意与狡猾,他随手擦去唇边的水光,用他万年不变的面瘫表情对上我,说:「再带我逛逛京都吧,赤司君。」

「我也不想再继续浪费和赤司君一起的时间了、等,你……」

他说的是我原本的计划,但现在我改主意了。

「比起逛京都,我更想珍惜和哲也在床上的时间呢。」

然后不去理睬这个可恶家伙的挣扎,一把抱起走向卧室。

「真是过分。」
「过分的是哲也。」

评论(10)
热度(100)

木子爻

©木子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