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的未来「不甜的甜饼」

※黑子哲也视角
※是赤黑但比重似乎不是很大
※理科生的作文【划掉】
※很早以前写的没发,现在感觉还可以……不过为什么那么像作文啦

我选择徒步回家,完全是出于一时兴起。

虽然立秋已过,正值七月流火,但气温却似乎仍然保持着盛夏时的高度。我放慢脚步,用能让我好好看清平常坐在车里时一闪而过的景象,与充满回忆的国中校园开始,穿过人潮涌动的商业街,经过公园时有几个小孩抱着橙红色的球体与我擦身而过,我回头看了看他们,仿佛看到了从前的我。

尽管我身体素质并不适于篮球,但它给予我的意义重大,无论是少时热忱的对象,还是联系我与友人的纽带,更因为是它让我和那位最重要的人相遇、相知并相爱。

这兴许就是我在街头篮球的区域驻足的原因,太阳还高悬在空中,热而烈的阳光落在我裸露的皮肤上,仿佛要燃起小小的火花,但这并不妨碍我看到那颗在场上跳动的篮球时微微加快的心跳,用有些控制不住的手随意地擦去了额头上滚落的汗滴,我抬脚走进了那片不大的场地。

对篮球的喜爱从少时就未曾减弱,和对他的感情一样。

我并没有打满40分钟的时限,虽然时常和当年作为“奇迹的世代”的友人们重聚打球,但这么多年下来我的体力早已大不如前,不过即使是时间不长的比赛也使我感到十分的酣畅,同那些比我小了许多的少年们道别,微笑回应了他们有空再打的邀请,我继续踏上了归家的路。

衬衫完全湿透了,仿佛像是被强力胶粘着似的贴在我的身体上让我很不自在,于是步履匆匆地赶回了家,想要尽快躺进浴缸里——哦对了,今天还需要给二号洗个澡,差点忘记了。

还未打开门,门缝下不断向上窜的冷气让我从脚腕开始感到凉意,大门打开后更是被扑面而来的冷气惊地打了个哆嗦。

看来家里的那位已经回来了,我有些不习惯地挠了挠脸,一般来说我作为幼儿园教师的下班时间都比公司高管的他早上不少,在我听到书房传来的敲击键盘的声音后才意识到其实今天也是这样。并没有来的及思考太多,我就被家里的中型犬扑了个满怀——二号好像又胖了?我托着它的身体感到有点力不从心。

当务之急是先洗澡,再也受不了身上的黏腻汗液的我把二号拖到了浴室,随即惊讶地发现浴缸里已经放慢了水,水温不偏不倚正合适,像是从指尖暖到了心脏。

二号在洗完澡后丢下作为主人的我回去了它的狗窝,我目前也没有继续逗它的心思,转身在橱柜里拿出一盒快要见底的茶叶——看来又忘记添置了,无论是他还是我。

等待水烧开的时候我用手指轻轻敲击着台面,似乎和屋子里回荡的“噼啪噼啪”的敲击声很好地契合上了,我放任自己的思想飘到与他一起经历的各种大事小事,而后被水烧开的气鸣声拉回现实。

即使是在我走进书房后他也没有将头转向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呢?我无从得知,毕竟我并不如他那么优秀,只好将仍冒着热气的茶水放在书桌的另一侧,开始用手轻揉他的太阳穴。

透过他蔷薇红的发丝,我看见他嘴角的一抹笑意,有些挫败的感觉让我加大了手的力度……大概也没加多少吧?在看到他脸上并未减小的弧度我这么想。

茶水凉下来了,大概需要再泡一杯。

评论
热度(37)

木子爻

©木子爻
Powered by LOFTER